水文人的进城之路
发布日期:2019-08-19     作者:市政府     来源:

 

沿着浏阳河一路往东,抵达一座以歌闻名的小城,浏水澄澈,滋润这片沃土,在大小溪河交汇处的河边,矗立着一座70年的小站,在这里工作过的三代水文人,跨越了改革开放的时间序列。如果问他们,水文是做什么的?大抵会说,这是一场与水的善缘,是一生无悔的事业选择。

改革开放前,爷爷辈们参加工作,正是十年动乱后新中国物质极度贫瘠的年代。

1971年参加工作的老职工刘小贤,退休后回忆起在水文的点点滴滴,尤其是在宝盖洞里的日子,总是忆苦思甜,有着说不完、道不尽的感慨。那时,能读写会算,又水性极好的青年,义无反顾地加入了这一基础性的水文事业。

水文站点多在偏僻的山区,一年到头回不了一趟家,宝盖洞水文站离县城几十里的山路,他就靠一根扁担扛起了所有的家当,靠一双脚走完了入职报到的路程。在那个计划经济的年代,薪水有限,物资贫瘠,二十几块钱一个月的工资要养活一家老小,手握粮票,更愁的是买不到更顶饿的早稻米,那个年代的人们,普遍饭量大的惊人,少油少荤。在那荒无人烟,萧瑟孤立的泥土房子里工作,水文的艰辛无人可说。他爱人生产时,由于交通不便和工作需要,他仍在站上值守,等赶回去时已是几天后了。

水文测验的条件更是简陋,水文站没有吊船索,全凭人力驾乘小船开展流量测验,多采用一锚多线法,风里雨里,汗水河水,一次流量测验几个小时;没有计算器和计算机,一把有底板的老式算盘拨拉出计算成果,大手一挥便轻松清零,一张复写纸原始记载了一式四份的成果,字迹清晰工整,计算出的结果再用手摇发报机发送出去。老水文人长年累月驻守在江河岸边,克服各种困难,收集瞬息万变的测验资料。一天一个点,一年一条线形象地刻画了他们把脉江河的生活轨迹。

浏阳还有一个寒坡坳高山雨量站,海拔1000多米,几乎属于原始森林,有野兽出没,前往驻守的正式职工是需要一点勇气的,跟随他们上山的除了家人,还有国家调拨的一条有口粮的猎狗、一支军用猎枪,用来防身护家,足可见环境凶险。老水文人用无畏的精神,敬业的态度,延续了一份又一份属于自己的感动。他们坚守一线,战斗在危险的前沿,全力做好测验工作。

叔叔辈们参加工作时,市场经济带着热浪袭来,伴随站点和测验任务的增加,更多的是改革发展的思考

1986年参加工作的吴佳忠,现在仍奋战在工作岗位上,带领着一只县域局队伍,兢兢业业,不悔初心。那时,有着更多心怀梦想的水利院校科班生加入了水文事业。

他工作时间最长的双江口水文站离县城15公里,那里的生活清贫、单调,远离喧嚣的城市,远离五彩斑斓的娱乐,只有满园的花草、菜地。水文站开始有了集体食堂,大家伙自己种菜,轮流做饭,工资也有了两三百块,没有电灯、电视、电话,煤油灯下学习成了最大的消遣。学无止境,他就象铆足了发条的机器,一刻不敢停,一刻不敢歇,在昏黄的灯光下,满负荷、全身心地投入到学习中去,汲汲不倦地收获了业务知识。他内心深知, 选择了水文,便是选择了以江河为邻,与清贫作伴,这是一个一年365天与水打交道的行业。对外自诩是个快乐的看水人,但内心却从没有停止过走出大山、让水文人进城的想法。

水文测验的条件有了很大改观。老式吊船索已于1979年更换成水文缆道,还新布设了流速仪测流断面,测验项目更是增加了泥沙、水质、水温等。水文人每天正点观测、定期采样、计算、分析,多少个跨年的倒计时刻,都在忙碌的测流、取沙工作中度过,并开始运用计算器上的三角函数进行水文计算。

此时,汛情洪水就不仅仅是测验一线无声的命令了,更是对预报技术的无形考验,对水文人奉献精神的考验。犹记得,1998年遭遇的特大洪水,一波接一波的暴雨袭来,一节又一节的水位猛涨,山洪泥石流席卷大地,风口浪尖的水上尖兵充分发扬水文人特别能吃苦、特别能战斗、特别能奉献的水文精神,真正做到了关键时刻冲得出来,危难之时豁得出去的水文风格,奋战在测洪一线。每当发生暴雨洪水时,水情技术人员连续几天几夜坚守在工作岗位上,时刻监视着雨水情数据,密切与基层测站联系,及时分析水情变化,迅速地作出各水文站洪峰水位预报。

我们作为21世纪的新一代,带着信息化、现代化的深深烙印,带着大水文的梦想踏上工作岗位。

2011,我的毕业年。仍记得当年10月参加工作时,爸爸和姐夫找了个皮卡车,塞满我大大小小的行李,全程高速,几百公里的路程几个小时就到了。常听老一辈们讲起水文的艰苦,我内心一直很忐忑,但来到局机关人事科时,我的心就被迎接我们的热情同事融化了。青瓦白墙的办公楼也让我眼前一亮:整洁的院落,美化绿化、亮化,草滴翠,花溢彩,树婆娑,一片惬意;多功能会议室,现代化网络通信设备让水文数据可视化呈现;道德讲堂会定期开课,送上心灵鸡汤,教给我们善良与美德;职工活动室有跑步机、乒乓球台、臂力健身器材及各种棋类,是强身健体、灵活头脑的好去处;职工食堂里,电视空调一应俱全,干净整洁的餐桌,美味可口的饭菜,让人有家的恋想;集体宿舍,家具齐全,生活便捷,仿佛回到了大学校园;得益于高铁、高速,轮休的日子里,一想家就能即刻启程回去,幸福感油然而生。

爸爸出生在60年代水文站所在的偏远小镇,缺衣少食,艰难困苦的日子很多。他随后又跟我去了即将工作的水文站,离开时由衷感慨,时代变了,水文站的条件也越来越好了,把我交给水文事业,特别放心。

随着水文测验方式改革,测验流程简化了,很多基本水文站运用了雷达波在线测流技术、自动蒸发器,电波流速仪等,我们所接触的水文设备仪器都是高大上的科技货,无人机用于监测水质并取样,GPS可用于高程测量,ADCP都更新换代几次了;随着信息化、网络化和分析能力的增强,资料整编中的大量机械化重复的工作被电脑代替,把人从偏远的测站解放了出来。应急测验虽然仍需前往一线,但这已是一直装备精良的队伍,救生衣、冲锋舟、工具车,备用电源,危险性已大幅降低。

40年变迁,三代水文人的从业之路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基层水文更是在曲折中前进,走出了一条与时俱进的进城之路。

2000年全省第一个县域局机构——湘乡水文局成立。2006年,经省编制委员会批复,全省按14个市州行政区划设立水文管理机构。78个水文站加挂了地方水文局的牌子,实行省地双重管理体制。县域水文的应运而生,为水文工作更有效地参与地方防汛抗旱、水资源管理、水环境保护,更好地服务地方经济发展提供了一个广大的平台。

2006年,浏阳市水文局也挂牌成立了。进城的路开始有了起点。县域局虽然人员少、规模小,但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2008年,率先购置了一台公务车;200812月,获得事业单位法人资格;20095月,确立为一级预算单位;2010年,聘请了驾驶员、炊事员,随着工作需要,还公开招聘了1名专职会计、1名专职文员。从2015年起,地方支持经费实现预算制和国库集中支付。沐浴着党中央水利改革发展的春风,在2016年,浏阳市水文局搬入城区中心水文站办公,终于实现了水文人的进城梦。作为成长着的水文人,我们的思考更远了。大水文要做到水信息采集现代化、水信息传输网络化、水信息处理智能化,水信息服务产品化,发展之路有起点,却没有终点。

今日水文旧貌换新颜,九曲十八湾的浏阳河畔,基层水文人也像城市里的上班族一样,可以在食堂吃饭,在宿舍值班,在会议室监控雨水情,还能坐着小汽车去雨量站巡查了。进城办公的水文人迎来了全新的开端,时代的发展,技术的进步,创造了一个更高效,更便捷的工作环境。

追溯水文这个行当,从条件艰苦、方式原始的水文测站蜕变而来,现代化的测验手段、先进精密的仪器设备,现已十分普遍。而需要我们不断去继承和发扬的,是上善若水的乐水情怀,是诚实、主动、准确、及时的职业道德,是对水文事业的热爱与坚持。不论如何变革,精神与业务的传承同在,水文人的路会越走越好。

 

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