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浏阳市政府 > 市政府机构 > 乡镇街道 > 官渡镇 > 工作动态

浏阳市官渡镇用“党建+微网格”打通基层治理“最后一步路”

发布时间 : 2020-11-06 来源:官渡镇 字体大小:

一碟瓜子,几杯茶水,“夜话网格”讲讲家长里短的小事;800多名党员,389个微网格,“24小时+360度”收集诉求、化解难题……
  2020年来,浏阳市官渡镇坚持民生和问题导向,深入推进“党建+微网格”模式,创新推行“定主题、收问题、解难题”,探索打通基层治理的“最后一步路”。
  “人在网中走,事在格中办”,浏阳河畔的美丽古镇,处处可见党建引领下的一“网”情深:是解决群众诉求的满腔热情,是化解矛盾纠纷的一片真情,也是引领产业发展的火热激情。
  满腔热情
  激活“神经末梢” 解决群众诉求

  党小组组长和微网格长是乡村治理的“神经末梢”,官渡镇以体制机制创新为发力点,以选优配强“微网格长”为突破口,推动治理“触角”向最末梢延伸。
  “因地制宜将全镇划分为389个微网格,覆盖7000多户村民和500户多商户。”官渡镇党委书记张新平介绍了该镇“1+2+X”的治理架构,即确定1名身体力行的党员担任微网格长,选派1名镇干部和1名村干部担任指导员,联系X户村民,一般为10~15户,最多不超过30户。
  基层治理面广线长,如何找到切入口、找准发力点?官渡镇借鉴主题党日活动经验,每月精准定主题,让党员群众以网格为单位聚在一起学习、议事、办事。如5月主题就设定为乡村旅游,针对“三间经济”和“五一”小长假,举民力集民智破解乡村旅游发展瓶颈,助推官渡旅游升温,全镇仅“五一”期间就吸引游客11万人次。
  为了让老百姓遇到问题有地方讨说法,该镇把389个微网格作为最迅捷的民声通道,通过入户走访、“夜话网格”等方式,将群众反映的问题“一网收尽”,让群众诉求畅通无阻。
  “我们大屋小区的变化之大,那真是换了个模样!”竹联村大屋小区微网格长彭鸾说,村里的中州小区和蔗棚小区的美丽乡村建设走在前列,乡村旅游和产业发展都搞得红红火火。大屋小区4个小组的村民们纷纷表示要迎头赶上,并通过4名微网格长和小组长提出各种建议和意见。
  70多户村民自发筹集资金20多万元,义务投劳600多人次,并争取镇村项目配套资金90万元,进行道路“白改黑”以及绿化、亮化改造。为了建步道、修花坛和休闲凉亭,部分村民主动把自家菜地让出来。如今,走进大屋小区,就像走进了生机勃勃的乡村公园。
  一片真情
  矛盾化解“小事不出村、大事不出镇”

  在农村,邻里之间难免产生矛盾纠纷。其中,既有鸡毛蒜皮的小事,也有宅基地纠纷之类的烦琐事,都成为乡村治理的“绊脚石”。
  为此,官渡镇建立网-支-村-镇四级问题分级化解和反馈机制,用心解难题,做到“事事有人管、件件有落实、项项有回音”。
  小事基本上在微网格内得以化解,因为微网格长都是党员、“五老”或乡贤,对当地情况很熟悉,又有威信。
  对于一些复杂矛盾纠纷,微网格长就充分发挥“触角”和“探头”作用,逐级上报到支部、村、镇解决。镇上对本级无法解决的问题,再报上级统筹解决。
  2020年9月,南岳村青桥党支部9号微网格长徐积荣发现:村民徐甲与徐乙两家历史遗留问题可能升级!原来,两家因宅基地问题20世纪就发生了争端。20世纪70年代徐甲在外服役,家中房屋因父母双亡无人管理而倒塌,宅基地被徐乙家占用建房。徐甲退役后一直要求对方返还宅基地,双方在2018年签订协议,由徐乙拆除房屋后返还。但后来徐乙未履约,徐甲遂请挖机去拆,却遭到徐乙家老人以死相逼阻挠。
  身为大货车司机的徐积荣多次利用休息时间前去沟通,无奈双方积怨太深调解未果,他只得将案件向上反映。
  绝不能让矛盾激化! 9月10日,官渡镇负责人调度相关站所及相关当事人召开调解会。“宅基地使用权受法律保护,任何个人不得侵占”“协议签订后,当事人有认真履行的义务”“你们三代之前本是一家人,低头不见抬头见”……会上,大家动之以情、晓之以理,最终做通徐乙一家工作。次日上午,随着旧屋被拆除,这宗经年累月的邻里纠葛正式画上句号。
  “最大限度地把矛盾化解在萌芽时,解决在一线。”官渡镇相关负责人感慨,这样才能形成“小事不出村、大事不出镇、矛盾不上交”的乡村社会治理良性循环。
  火热激情
  推动产业转型 汇聚发展合力

  微网格长既是政策法规宣传员、民情信息收集员,也是和谐稳定促进员、推动发展引领员。
  37岁的何林毕业于北京服装学院,曾经在北京从事设计工作。作为一名“花木二代”,10年前他从北京辞职,回到官渡老家田郊村。
  田郊村是远近闻名的“紫薇之村”,紫薇种植面积达到3000亩。何林回乡后,带头向专家学习先进的种植技术,通过嫁接改良品种提高紫薇的观赏价值,积极推动产业结构转型,实现产品单一化、规格化和规模化。在他的带领下,当地的紫薇种植打开了新局面。
  从2020年3月开始,党员何林又多了一个身份——微网格长,联系30户农户,其中13户为花木种植户。何林和大家一起经常交流种植技术、销售市场,利用自己的资源在购买树苗和线上线下销售方面寻找最优渠道。
  花农何艳平家中有3个小孩,父母体弱多病,家庭负担较重。4月,何林得知何艳平急需售卖苗木以周转资金,便将自己正在洽谈的一个客户“让”给他,帮助其回笼资金10万元,解了燃眉之急。
  2020年8月,村里不少群众反映道路狭窄,村民出行不便,苗木运输更是困难。何林将这一问题上报至党支部,并申报“党员微服务·群众大满意”项目,牵头筹工筹劳将原本4米宽的进村道路拓宽至6米。
  在乡村振兴的过程中,“脚下有地,手里没钱”是不少农民面临的窘境。为解决农民融资难、融资贵的痛点,2020年4月以来,官渡镇与浏阳农商银行合作,由后者派出7名业务骨干担任“金融村干部”,有的还兼任微网格长,下沉一线为农户服务。据统计,目前官渡镇通过“金融村干部”已发放贷款110笔共计1850余万元。
  把党建融入基层社会治理,以微网格打通每一个“神经末梢”,基层治理的新能量正在迸发,汇聚为“建设湘东明珠·打造全景官渡”的巨大合力。

相关文档:
  •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